返回
小说推荐

首页

谢秋白闫司慎的小说 谢秋白闫司慎全文免费阅读

作者:乌月星发布时间:2020-06-30 20:00:44
免费阅读
谢秋白闫司慎是著名作者乌月星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,本文运用了比喻 、拟人等修辞方法,增强表现力。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!下面看精彩试读!谢秋白给自己下达了一个艰巨的任务——她要去接触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,并且从他那里获悉重要情报,追查战友的真正死因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一来到他身边,就被拉入了现实生活的漩涡……“你们什么时候结婚?什么时候要孩子?婚礼在国内办还是国外办?……”闫妈妈很操心。闫司慎很开心,“妈,我们商量好了就立即告诉您。”谢秋白很糟心!她怎么就这么把自己“卖”给他了?!

《婚情谍战:闫少以后归我了》 第十七章 不是外人 免费试读



“这次就算了,”闫司慎干巴巴地说,“不过,你要时刻记住,你是我买回来的,就该安分守己,不要给闫家带来麻烦。”

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!”闫妈妈都快被他给气死了,他这样说,叫人家姑娘如何自处?

谢秋白觉得自己的感动突然被狗给吃了,他嘴里从来都没有过一句好话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她忍,“我记着了,但是,他们一击不成,总不会轻易放弃的,我怕……”

“既然害怕,那你就少出门。待在闫家,没人敢把你怎么样?”

谢秋白:……

谢秋白要抓狂,按照正常的套路,他不知该说“好,你就留在我身边。”之类的话吗?这算是什么回答,闫司慎,就你这情商,活该你单身!

谢秋白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暴虐,怒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难道要囚禁我?我也是有人权的,你这样是犯法的!”

“你可以在家多陪陪我妈,再不济你也可以做些家务。”闫司慎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说的有多么亲昵,“反正你是我买回来的。”

“万一他们溜进闫家呢?”谢秋白不死心地问。

“那他们尽管试试。”闫司慎声音冰冷,满脸杀气。

谢秋白很心累,她不想再和闫司慎说话,并向他扔了几个卫生球。

闫司兰在一旁无声大笑,该,我哥就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,被怼了吧,活该!

身为被从小欺压到大的可怜妹妹,闫司兰看着谢秋白难看的神色,心中涌现出一股诡异的同情,同时也对她有了一丝丝的好感。

闫妈妈无语地看着不解风情的儿子,她再次感叹一下遥遥无期的孙子,无奈地提出建议,“要不让小瑾陪你去上班,这世上,哪还有你的身边安全?”

“妈妈!”闫司兰震惊地看向闫妈妈,“您……”

闫妈妈悄悄地踢了闫司兰一脚,成功地让她把接下来的话给咽了回去。

“我看这样就很好,”闫妈妈兴致勃勃地安排,“你身边也需要个知冷知热的人,小瑾去陪着你,这样正好。”

“我是去工作,那个地方不能带外人进去。”闫司慎揉着太阳穴,他一向那闫妈妈没办法。

“小瑾是你的女朋友,未来的妻子,不是外人。”

谢秋白微微抿唇,装作为难的样子,“阿姨,要是阿慎不方便的话,我,我没事儿的,大不了我一直在家便好。”

“不行,这也太委屈你了。”谢秋白的退让,成功地激起了闫妈妈的心疼。上一秒还在和谢秋白轻声细语地说话,下一秒就变脸,凶巴巴地吵着闫司慎吼,“阿慎,你好好想想,难道你忍心让自己的妻子陷入危险之中?”

闫司慎看了看谢秋白脖子上的绷带,再看了看痛心疾首的闫妈妈,他终究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。

闫妈妈很兴奋地兰向厨房走去,“你们两个好好相处,我亲自下厨,给你们做些好吃的。”

自家儿子脱单有望,孙子也终于能期待一下,这合该好好庆祝一番。

闫司兰看着娇羞的谢秋白,冷哼一声“狐狸精!”便“蹬蹬”地上楼了。

谢秋白一脸无辜,她可什么都没说,这一切都是闫妈妈安排的。虽然过程有些曲折,但是,总归还是达到了目的,就是不知道那人现在可还好?

谢秋白想起了为她受伤的那人,心中一片恍惚。等她回过神来,面前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,她吓得一个激灵,“你,你突然凑这么近做什么?”

“你在想谁?”闫司慎不打算放过她,他捏着她的下巴、冷冰冰地问,“是今天那个男人吗?”

“关你什么事儿?”谢秋白努力挣扎,却始终挣脱不过他如铁钳一般的手,不一会儿,她娇嫩细腻的肌肤,便通红一片。

“很好,我该让你认清楚一个事实。”

闫司慎凑近谢秋白,钳住她纤细的腰肢,直接吻了上去。谢秋白因震惊而微微张开了嘴,却正好被闫司慎趁虚而入。

谢秋白瞪大了眼睛,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的脸庞,感受着他喷在自己脸上的灼热的气息,她满脸通红,却又挣脱不得。

闫妈妈从厨房走出之后,又悄悄地退回去,她心里美滋滋的,哎呦,这么激烈,真是太好了!

吃饭的时候,闫司兰看到谢秋白眉梢眼角的春意,她恨恨地盯着谢秋白,一边在心里骂了千万遍“狐狸精”,一边拿着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,颇有一种要把谢秋白就着米饭吞吃入肚的感觉。

这眼神对谢秋白来说,不痛不痒,甚至她还很是享受。

第二天,谢秋白很早便醒了,她完全是把跟着闫司慎这件事,当成是她的任务了。

闫家人见她从楼上下来,很是诧异,闫司兰甚至还看了看表,确认了一下时间,“我看错了吧,你今天撞邪了?”

谢秋白伸了个懒腰,闲闲地走下来,“哪有,最近出了这么多事儿,我这不是怕了嘛!”

“真是难为你这孩子了,”闫妈妈朝她招了招手,“快过来吃饭!”

闫司慎眉眼也柔和了许多,他看着谢秋白因为没睡好而略带苍白的脸,也破天荒的说了一句,“你慢慢吃,不要着急。”

他心里略有些心疼,看来她还是被吓着了。

谢秋白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倒是闫妈妈,笑得越发灿烂,哎呦,他家冰坨子开窍了,真是太好了。

闫妈妈看着谢秋白的神情更加慈祥了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诡异气息。

闫司兰嘴角抽搐,她只不过是起早了,怎么一个个的都好像她做了什么感天动地的事情呢?

习惯,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

闫司慎带着谢秋白去了办公楼,她一马当先,蹦跳着下了车,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色。前两次她都太紧张了,没仔细看看这个地方,今日一看,还是个挺严肃的地方。

闫司慎拉着她的胳膊,警告,“别乱跑,跟着我!”

谢秋白不情不愿地走在他身后,像个委委屈屈的小媳妇。

待两人走远了,周围才有人一脸恍惚的开口,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儿?咱们大院儿里,什么时候允许外人进入了?”

“你傻呀,这是闫少的媳妇儿,那是内人!不过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闫少迟到了,你们知道吗?”

继续阅读全本

精品推荐

更多

今日更新

更多